道德经全文及译文(3)

原创:千瓦网2018-12-28 16:09:12

  第二十一章

  原文:孔德之容,惟道是从。道之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;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,其精甚真,其中有信。自今及古,其名不去,以阅众甫。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?以此。

  译文:

  真正大彻大悟的大智慧者,只是因为遵循了道,顺天之道而为。

  道是物质客观存在的,说无又有,说实又虚,既看不清又摸不到。

  在这恍惚之中,它又具备万物的形象;

  在这恍惚之中,它又涵盖了天地万物。

  微不可见,深不可测,其中具有能化育一切生命的微小物质能量,这微小物质能量是真实可信的。

  从当今上溯到古代,它的名字一直没有废除,可以发现天地万物的起源。

  我是如何知道万事万物的起源呢?就是从这里知道的。

道德经全文及译文

  第二十二章

  原文:曲则全,枉则直,洼则盈,敝则新,少则多,多则惑。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。不自见,故明;不自是,故彰;不自伐,故有功;不自矜,故长。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古之所谓「曲则全」者,岂虚言哉!诚全而归之。

  译文:

  委曲求能保全,绕行弯曲前行,反而能够直达低洼,才能汇聚千川万河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少了,才能得到别的,多了,就会变得迷惑。

  所以圣人只须坚守一个“道”,就能对天地万事万物了然于胸,树立了一个榜样。不固执己见,则能明了事理;不自以为,则能彰显出是非真理;不自居功,则能事遂功成;不自我骄傲,就能够不断成长。

  正因为圣人不与天争功,不与万物和天下人争利,那么普天之下就没有人能与其争,也没有东西可争。

  古人所说的“曲则全”这句话难道是空穴来风么?诚心诚意了,就能全部得到里面的“道”。

  第二十三章

  原文:希言自然。故飘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日。孰为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况于人乎?故从事于道者,道者同于道;德者同于德;失者同于失。同于道者,道亦乐得之;同于德者,德亦乐得之;同于失者,失亦乐得之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。

  译文:

  很少说但大家知道的自然现象

  狂风施虐不了一上午,暴雨也瓢泼不了一整日,是什么生成了飘风骤雨?是天地。

  天地之威尚不能长久持续,更何况是人。

  所以,顺应自然之道的人,会与这类人一起。

  道德高尚的人,会与同德人一起。

  没有道德的人,会与失德之人一起。

  同于自然之道的,“道”也乐意得到他;

  同于“德”的,“德”也乐意得到他。

  同于那些没有道德的,“失”亦乐于得到他。

  民众对你信任不够,是因为你自己的信用不够。

  第二十四章

  原文:企者不立;跨者不行;自见者不明;自是者不彰;自伐者无功;自矜者不长。其在道也,曰馀食赘形,物或恶之,故有道者不处。

  译文:

  踮起脚尖想站得更高一些,反而站得不稳;

  迈着大步想走得更快一些,反而走得不远。

  固执己见,不能明了事理

  自以为是,不能彰显出是非和真理

  自我居功,不能事遂功成

  自我骄傲,不能不断成长

  在道这个层面理解,称这些就像多余的食物和多余的肥肉赘瘤一样。天地万物会厌恶这样的行为,因此懂得这个道理的人是不会的。

  第二十五章

  原文: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寂兮寥兮,独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为天地母。吾不知其名,字之曰道,强为之名曰大。大曰逝,逝曰远,远曰反。故道大,天大,地大,王亦大。域中有四大,而王居其一焉。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

  译文:

  有一个东西混然而成,它出现在天地之前。它无声无形,独立存在永不改变,循环运动永不停止,可以把它当做天地万物产生的根源。我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名字,就先称它为“道”,再牵强地给它起个名字叫“大”。“大”会运动发展,发展下去就会走向极盛,走向极盛后又要返回到原处。所以说,“道”有“道”的规律,天有天的规律,地有的规律,治国也有治国的规律。天地间有四种主要规律,而治国的规律只是其中之一。社会要效法地的规律而发展,地要效法天的规律而运行,天要效法普遍规律而存在,普遍规律要效法自然规律而恒久。

  第二十六章

  原文: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。是以圣人终日行不离辎重。虽有荣观,燕处超然。奈何万乘之主,而以身轻天下?轻则失本,躁则失君。

  译文:

  重是轻的根本,静是躁的主宰。

  所以君子整日行走都不离载重的车辆。

  虽有美景盛观,但却不曾沉湎。

  为何身为大国之君,却如此轻重倒置,只顾一己私欲之满足而不管天下苍生之死活?

  弃重就轻将会丧失根本,离静就躁将会失去主宰。

  第二十七章

  原文:善行,无辙迹;善言,无瑕谪;善数,不用筹策;善闭,无关楗而不可开;善结,无绳约而不可解。是以圣人常善救人,故无弃人;常善救物,故无弃物。是谓袭明。故善人者不善人之师;不善人者善人之资。不贵其师,不爱其资,虽智大迷。是谓要妙。

  译文:

  好的行为,像路上车轮碾过但没有痕迹;

  好的言语,抓不到任何的漏洞;

  好的谋略,是不用运筹策划的;

  好的关闭,不用门栓这门也不会开;

  好的结盟,没有约定也解不开的。

  因此,圣人总是善于人尽其才,在圣人眼里没有无用之人;圣人也总是善于物尽其用,所以在他眼中没有无用之物。这是一种承载的大智慧,也是一种深藏不露的智慧。

  因此,善人可以作为不善之人的老师,而不善之人可以帮助善人自我反省。

  常人如果不把那些善人当做自己的老师,也不借鉴那些不善的人的经验、教训,即使本人非常智慧,也会变糊涂。这就是精深微妙的道理所在。

  第二十八章

  原文:知其雄,守其雌,为天下溪。为天下溪,常德不离,复归于婴儿。知其白,守其黑,为天下式。为天下式,常德不忒,复归于无极。知其荣,守其辱,为天下谷。为天下谷,常德乃足,复归于朴。朴散则为器,圣人用之则为官长。故大制无割。

  译文:

  知道自己拥有强大的实力,却保持着柔弱的品性,而安于卑下的地位,却不背弃高尚的品德,就能恢复到无求无欲的最初状态。

  既看到事物白的一面,也坦承接受事物黑的一面,为天下人做了一个榜样。

  作为榜样,能够正确掌握世界观,永恒的德行不会差失,复归于混沌无极状态。

  知道什么是荣耀,却还安守卑辱的地位,成为天下的川谷。

  甘愿做天下的川谷,有大功而能谦卑虚怀若谷,使天下复归到璞玉原木的完整状态。

  朴一样的璞玉原木,可以打磨成各种器物,这样就形成了世间万物。圣人遵循天道之朴,就会成为百官之长,达到完整统一的天下大治。

  第二十九章

  原文:将欲取天下而为之,吾见其不得已。天下神器,不可为也。为者败之,执者失之。故物或行或随,或嘘或吹,或强或羸,或挫或隳。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。

  译文:

  上古时代想要天下统一,推举君王,是为了更好地为老百姓服务,我看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  天下是道生成的一个神奇玄妙的器物,不要违背它的运行规律。

  违反道规律的,就一定会失败;紧紧抓住不放手的,反而会失去。

  万人万物秉性不一,有的跟随你,有的走在你前头;有的嘘声四起,有的吹捧你;有的强壮,有的软弱;有的积极,有的懒惰。

  所以圣人会去除过分贪图享乐,去除过分追求奢华,去除过分骄傲自大,否则就会失去天下。

  第三十章

  原文:以道佐人主者,不以兵强天下。其事好还:师之所居,荆棘生焉;大军之后,必有凶年。善有果而已,不敢以取强。果而勿矜,果而勿伐,果而勿骄,果而不得已,果而勿强。物壮则老,是谓不道,不道早已。

  译文:按照规律去辅佐君主的人,是不会靠武力来征服天下的。动用武力会很快遭到报应:军队驻扎过的地方,荆棘丛生;大战之后,必有灾荒。善于保全的人只求达到目的就行了,不敢靠武力谋求强盛的名声。胜利了也不自恃,胜利了也不炫耀,胜利了也不自傲,用兵是出于不得已,胜利了也不逞强。事物进展到极点了就会走向衰败,没有限度地追求,是不符合道的,不符合道就会很快灭亡。

  第三十一章

  原文:夫唯兵者,不祥之器,物或恶之,故有道者不处。君子居则贵左,用兵则贵右。兵者不祥之器,非君子之器,不得已而用之,恬淡为上。胜而不美,而美之者,是乐杀人。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。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。偏将军居左,上将军居右,言以丧礼处之。杀人之众,以悲哀莅之,战胜以丧礼处之。

  译文:

  军队,是国家预防不测的机器,人民讨厌尚兵黩武,所以有道之人不使用它。

  君子平时应该居安思危,贵在保持战斗意志;使用军队则贵在保持冷静。

  军队,非谦谦君子之器,是国家预防不测的机器,在不得已时必须使用,淡然不热衷处之,战胜了也不光荣。

  以战胜为美者,无异于视杀人为乐。

  视杀人为乐者,不可以得志于天下。

  稳操胜券的战役需要勇猛,前途未卜的战役需要冷静。

  偏将军的使用侧重勇猛,上将军的使用侧重冷静。战争难免牺牲,故以丧礼壮行。

  战争会杀人众多,以哀痛的心情对待参战;

  战胜了,以葬事礼节对待那些战死的人。

展开剩余的(50%)

大家都在看

儒家五圣分别是谁
儒家五圣分别是谁
2019-01-15国学
什么是儒家文化
什么是儒家文化
2019-01-15国学
儒家三礼指的是什么
儒家三礼指的是什么
2019-01-15国学